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
考研人迷失在“职场怪圈”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

考研人迷失在“职场怪圈”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

分类:快讯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  

  “不考研几乎没有出路。”

  就业招聘

  “不需要研究生的职位也在招研究生”

  一点思考

  从国内发展角度来看,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?

  ■ “如果本科毕业就能找到对口工作,那我一定不会考研。”近日,在“研究生学历越来越成为入职的起步门槛”话题下,有不少网友感慨,加入考研“内卷大军”是趋势,但并非完全自愿。

  ■ 据教育部公布数据,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,全国报考人数为457万,比上年增加了80万,增幅达21%。记者查阅数据,10年前,2012年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仅为166万,即十年之间报考人数翻了近3倍。

  ■ 随着3月中旬研考国家线的公布,多数学科的分数线普遍出现上涨,个别学科涨幅甚至高达15分,今年457万考生中将有300万人排在及格线之外。记者采访发现,高学历毕业生的增多并不完全出于企业的用人需求。“考研热”之下,是谁在“需要”研究生?就业招聘是否真的存在“隐形门槛”?

  考研人心声

  本科毕业难有对口工作,读研往往不是为了“搞学术”,很多人就是“随大流”,学历高一点,竞争力会好点

  “不考研几乎没有出路。”对于农学专业的小刘来说,本科毕业然后考研,是大部分本专业同学顺理成章的一条路,他指出农学类的本科生,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。“本科出来基本就是卖化肥,很辛苦,有些给本科生的工资可能就三四千。”

  小刘浏览企业招聘需求,在农业范畴里,硕士学历普遍对应的是研究员、研究经理、规划师等,“目前农业需要的就是高端研发型人才,基本还是要考研。”

  “本科毕业难有对口工作”也是小函考研的初衷。她的专业是环境工程,本科毕业时班里不读研的同学只有寥寥几人,并全部转行。“大四时,我们基本没有讨论过找工作的话题,因为都准备读研。”但读研往往不是为了“搞学术”,“很多人就是‘随大流’,学历高一点,竞争力会好点。”小函说。

  “考研热”的现象近几年来愈发明显。记者梳理教育部近几年的统计公报发现,2012年至2016年,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在165万-177万人之间浮动;从2017年开始,报考人数首次突破200万,2019年时已达290万,到2022年这个数字已涨到457万。

  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人想去考研?硕士学历的小可(化名)认为,从校招来看,学校的层次与学历更高,确实给应聘带来了很多优势。以她自己的经历来看,本科是二本,研究生就读的是“985”,校招的水平明显不同。“本科的校招看到的机会都不太好,岗位也多为销售岗;但研究生毕业时,能看到很多知名企业。他们都把我们学校作为省内第一站。”

  随着更多研究生步入职场,就业就像“降维打击”。一位金融专业的本科生透露,自己在大四时参加银行柜员岗招聘,一同竞聘的不乏海归硕士及985学校硕士,“大片的硕士去竞争一个专科生就能胜任的岗位,这就是现实场景。”

  企业提“门槛”

  一眼看去就知道不需要高学历的岗位,但是用人单位还要求高学历,说明想干的人多,但岗位少,这个主要是供需决定的

  除了那些研发类、技术类的岗位,大部分企业真的需要硕士人才吗?记者以“文员”为关键词在某招聘网站搜索,发现要求“硕士”学历的,基本都是“某大型xx公司”,其中不乏中国联通、中国邮政等国企,以及中金公司这种上市企业。

  以某大型互联网金融公司为例,行政管理方向与其他相似岗位要求无异,负责办公场地管理、协助后勤管理及其他统筹管理工作。对于这些文员岗职位,有些HR对记者表示“原则上要求硕士学历”,也有些HR表示,“经验上可以适当放宽,但学历要求必须是硕士起。”

  “学历可以作为一种人才筛选方式,也是很简单粗暴但却方便有效的方式。”沈易(化名)是一名资深HR,他告诉记者,绝大多数工作都没达到不考研就干不了的地步,甚至没达到一定需要本科毕业的程度。

  “找学历高的人是为了降低企业的试错成本,特别是校招。”沈易说,高学历不代表高能力,但高学历大概率普遍比低学历能力强。“所以在挑选简历的时候,如果俩人其他情况差不多,研究生多了几年实习和学习的经历,比本科生有优势其实挺正常。”

,

足球免费贴士网www.zq68.vip)是国内最权威的足球赛事报道、预测平台。免费提供赛事直播,免费足球贴士,免费足球推介,免费专家贴士,免费足球推荐,最专业的足球心水网。

,

  研究生学历是否真的成了入职新门槛?站在学生的角度,小可认为“肯定存在”,就像“另一种内卷”。“以前是留学生‘卷’国内学生,现在是研究生‘卷’本科生。”她认为应届生很少有和企业谈条件的资本,大家只能从提升学历给自己加码。

  沈易坦承,以学历筛选对于企业来说确实快捷,所以出现了“一眼看去就知道不需要高学历的岗位,但是用人单位还要求高学历”的情况。“说明想干的人多,但岗位少,参考公务员和事业单位。这个主要是供需决定的而不是技术需求。”沈易说。

  研究生和本科生的就业情况一直存在差异。沈易表示,早期更多体现在待遇上,而不是在机会上。“这两年大家感觉学历差异比较明显的原因是,头部公司编制开始变少,但是供给越来越大了,所以卷得比较厉害。”

  “上岸”非易事

  一方面,今年多数学科的分数线普遍出现上涨,个别学科涨幅甚至高达15分;另一方面,也有人认为“研究生成为入职门槛”话题,是在“制造焦虑”

  对于“研究生成为入职门槛”话题,也有人认为是在“制造焦虑”,加重“考研热”。

  “从研究生招考第一年算起,40多年了,我国培养研究生总共969万人。而我国的就业人口是7个多亿,每年新增就业人口(城镇)1300万左右。完全不至于说研究生学历是入职起步门槛。”一位考研机构的老师认为,提高学历实现更好就业是好事,但完全不必恐慌,认为不读研就没有资格进入职场。

  从数据上看,虽然研究生报考人数出现“暴增”,但录取人数则是稳步增加的趋势。放到今天,研究生学历仍是“稀缺”。

  根据《中国人口与就业统计年鉴》,2007年我国就业人群中研究生学历人数占比仅为0.2%。截至2019年,这一占比达到1.1%,这说明每百名就业者中仅一位是研究生学历。至今,研究生仍然是 “百里挑一”的人才。

  硕士研究生录取人数从2012年的52.13万人发展到2021年的105.07万人,十年间仅增长两倍。从2017年开始持续升高的报录比,意味着考研“上岸”十分艰难。随着3月中旬研考国家线的公布,多数学科的分数线普遍出现上涨,个别学科涨幅甚至高达15分,今年457万考生中将有300万人排在及格线之外。这也说明研究生学历开始“收紧”。

  “大家都是冲着就业去读研,而非真正喜欢研究。教育和招聘已经不是本质问题了,成了一个社会问题。”沈易说。

  前程无忧的《2021年中国重点大学毕业生需求和求职状况报告》显示,高学历毕业生的增多并不完全出于企业的用人需求。硕士毕业后才工作已经越来越多出现在985、211大学的毕业生们身上。

  在调研时,有雇主提出这个现状——“盲目考研只会导致学历贬值,对企业则是精准招聘越来越难做,用人成本越来越高。”“就业难的根本原因,就是供给侧、需求侧不平衡,企业端和学生端需求错位。”

  透视

  技术人才VS学术人才

  我们究竟需要 什么样的人才?

  当大部分本科生都把考研当做毕业出路时,便出现考研“高考化”的特征。在高等教育普及化,高考录取率超过90%以后,“上大学过独木桥”已经逐渐成为“考研独木桥”。

  在知名教育学者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看来,考研“高考化”的情况必须引起重视。“现在的考研,某种意义上就是20年前的考大学。”熊丙奇告诉记者,2021年的硕士招生人数已经基本达到1998年的本专科招生人数,博士生招生人数超过1998年的研究生招生总数。“如果继续强化学历,可能在未来10年、20年内,就会演变为‘读博独木桥’,这会制造严重的学历高消费和内卷问题。”

  熊丙奇认为,当务之急是推进破除“唯学历”的教育评价改革。引导本科院校扭转围绕考研应试化办学倾向。

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也提出了要反对“唯学历论”这种态势。“实际上我们现在存在‘过度教育’,这当中又存在过于看重学历的倾向。”储朝晖告诉记者,招聘应聘都应该回归理性,一味对学历导向推高,会造成各个方面的资源浪费。

  从国内发展角度来说,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?

  “目前我们整体还偏向于‘专才’,使得人才很难适应社会发展。”储朝晖认为还是应该向“通才”方向去靠,在这基础上个体根据市场需求去应变。熊丙奇则提出:中国90%的大学都应该进行职业教育,培养职业技术人才、应用型人才。

  熊丙奇表示,任何一个国家,包括现在美国,学术人才也最多不到10%,其余的都是应用型人才、职业技术人才。“中国并不需要那么多学术型人才。但是,高校通常不愿意这样去做,这就产生了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的脱节。”

  熊丙奇强调,地方本科院校必须回归到职业教育,必须以就业为导向办学,这是解决问题的核心和关键。并且,整个职业教育不能再被认为是低等级的教育,而应是一个更高质量的教育。“未来,国家要从制造大国变成制造强国。制造强国所需要的制造‘英雄’从哪儿来?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。”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

【编辑:田博群】

发布评论